湖北农村科技计划管理改革调查

人气 797   2010-11-30 10:10

这一年,湖北省洪湖市农业对上争取项目“全军覆没”。

局里几个人把指南翻了8遍,就是找不着能凑上去的项目。洪湖市科技局分管业务的副局长刘世军发现,省科技厅下来的农业项目指南变细了,不是看上去高深莫测、内容宽泛的东西,而是很具体、针对性很强的技术问题。

“项目经费为什么要给企业?”华中农业大学教授熊善柏也发现,许多老师翻着项目指南同样找不到北。

2008年,湖北农村科技计划管理改革,对基层科技管理部门和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培植科技成果,推动成果转化”是个误区?

“我到科技厅上任时,省委主要领导给我谈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如何把湖北的科教优势转变成经济发展优势。”2007年4月,王延觉从华中科技大学副校长一职调任省科技厅厅长。

“这是湖北省第九次党代会明确提出的要求,也是我们科技部门的中心任务。”王延觉说,“党的十七大提出,把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作为建设国家创新体系的突破口。这句话有很深的含义,我们不是没有创新体系,我们花了很大力气建设创新体系,为什么现在又在找突破口?”

“原因很简单,科技对经济发展的直接推动体现不充分,我们很多研究工作与生产一线的需求是脱节的。”王延觉从高校老师到分管科技产业的副校长,长期与科技管理部门打交道,十分清楚大家对科技部门的诟病。

把科技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的一个核心就是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体系。结合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王延觉带领全厅上下研究一件事:怎样转变科技项目组织方式,促进科技与经济深度融合。

“过去我们对科技工作的定位是‘培植科技成果,推动成果转化’,这两句话存在很大的误区。”通过一年多的学习讨论和实践尝试,省科技厅广大干部的认识渐渐统一起来。

什么是技术创新的前沿?技术创新的前沿在细分市场龙头企业的需求上。不管它有没有突出的创新点,不管它研究水平有多高,它是实实在在的前沿。

科技成果转化难的本质是什么?

过去科技管理部门的工作模式,是把高校和研究院所的专家们召集来,分析技术创新的前沿,出一本指南,科技人员根据指南申请立项,再提交专家评审。这种从专家中来到专家中去的立项方式,远离了科技工作的本质,出来的科研成果可能并不是企业需要解决的难题。总想出成果,出了成果不能转化,又愁转化。其实,不是企业需要的成果自然就难以转化。

所谓科技成果转化,不应该是致力于培植科技成果再去转化,而是要把科技资源引导到产业一线,扎扎实实解决一线的技术难题。

省科技厅在分析了“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之后,开始全面调整项目组织方式,制定了五大专项行动计划。“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建设专项行动计划”被首先推向了前台,一个重要的目标就是把科技资源引导到一线,真正使科技在农业现代化进程中发挥作用。

科研经费转向企业转变了什么?

一位高校的校长在机场碰见王延觉,调侃地说:“以后我们到你那里拿钱就困难了!”王延觉回应道:“你可以带人下去呀!”

当科技厅全面调整省级科技计划消息一出,很多在鄂高校的教授老师都坐卧不安。对他们的直接刺激来源于“省级科研经费将由过去主要流向高校和科研院所转向企业”这条信息。

为了打消专家们的疑虑,让高校和科研院所准确理解科技管理部门改革意图,省科技厅领导分别带领相关处室工作人员,主动走访武汉高校和科研院所,每到一处就呼吁加强产学研合作,号召应用学科的专家们多到一线去,多到基层去。

2009年,《湖北省推进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建设行动计划》经湖北省委、省政府批准下发实施。省委、省政府还专门召开动员大会,启动百名教授博士下基地千名科技特派员基层创业行动。

“我理解农业现代化主要是三件事:种养殖业的规模化和标准化;农产品加工和流通的蓬勃发达和高附加值;如何把农民有效地组织起来。”王延觉说。

围绕着这三件事,省科技厅在全省部署了100多个农业科技创新示范基地,通过基地的技术开发,解决产品的产量、质量以及安全和环境友好问题,落实规模化和标准化,使这100个基地真正在全省的农业板块经济中起到核心辐射和引领带动作用。选100家农产品加工流通企业作为科技创新示范企业,支持它们的产品创新、工艺创新,延伸产业链,提高附加值。同时着力加强农业科技源头创新能力建设,主要依托涉农国家和省级重点实验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重点支持建设50个源头创新团队,为农业发展提供持续的技术支撑。

省级科技经费十分有限,必须把有限的资源用于解决生产一线的具体问题。省科技厅明确提出要“面向需求、找准关键、设计目标、整合资源、建立体系”。

一些高校和专家积极响应,更加积极主动服务基层——适应改革带来的变化。

华中农业大学设立了服务地方经济建设的组织管理机构和专项资金,启动了“一院带一村,辐射一个县”的“111”行动计划,和“一院联十企,百师进百企”的“双百”行动计划;湖北省农科院组织开展了“四个三”活动,即组织300名科技人员,带30项成果,到30个县市区,办30个示范基地。

专家们从企业获得的项目经费支持大幅度提高。以华中农业大学获得的源于湖北企业的横向科研经费为例,改革前的2007年为1567.41万元,2008年上升到2013.16万元,2009年则为3056.96万元。

在武汉,记者见到食品加工专家、华中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院长熊善柏教授,一开口就让记者觉得他底气十足:“我现在不差钱,差的是时间。”

省科技厅副厅长黄国斌说,像熊善柏这样的专家有很多,凡是响应快,跟企业、跟产业结合得紧的都得了实惠,凡是与一线脱节就有些吃亏。

系统能力能否支撑转变?

改革,对科技管理部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些转变快的县市已经产生了明显的效果,但有的县市还不能适应新的变化。

王延觉说:“一些基层科技管理部门还停留在过去的模式上,还在琢磨今年再去报几个项目,帮当地企事业单位弄几十万块钱。还没有真正认识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建设,以及企业创新能力培育对我们工作的重要性。”

按照“一县一产业一基地”的思路,建设百家示范基地,覆盖全省所有农业县(市)和主要的优势特色种养业板块;以示范基地为平台,动员和支持科技人员与基地企业建立基于目标认同、高度互信、利益共享的长效合作机制,确保科技创新与农业板块经济有效对接。创新种养技术与模式,将产品质量安全、生态保护等要求,贯穿于生产规程和过程控制之中,确保产业与环境协调发展。

“现在组织项目是一个难度很大的事情。首先要有一个概念,必须对产业全面了解并清晰知道制约产业发展的主要技术瓶颈,然后是技术解决方案、实施措施,最后形成计划。对于科技管理部门来说,现在组织项目的工作量比以前要大很多。”王延觉说,“现在组织项目像命题作文,是自己找准问题后组织专家和企业去做。我们评审项目与过去大不一样,是为了请专家帮助我们咨询和修订完善解决技术问题的方案。”

科技管理者要具备总体设计能力,他是一个项目总设计师,也是一个战略管理专家。王延觉对于科技管理者有着很高的期盼。

“我们搞了两年,感觉是一个逐步入门的过程。但只有把这种系统谋划、整体设计的能力培育起来,科技管理工作才会有一个大的转变。”王延觉说,“我们2至3年就做一件事,把这一件事做好,就会留下痕迹,就会受到当地政府和老百姓的欢迎。”

过去以专家自由申报的零散项目为主,现在以产业为主线,要考虑上下游衔接,把产业发展、生态保护与民生科技需求作为一个系统考虑。在科技资源配置上,还要捆绑使用各类科技计划资源,集成支持产业链各环节的联动创新,提升创新综合效率。

“刚开始真的有些不适应,压力非常大,每天加班。不懂的地方,就去请教专家,上网查阅资料。时间一长,慢慢钻研进去了,也觉得很有成就感,有一种做事业的激情。”一直陪同记者一行到基层采访的省科技厅农村处副处长陈自才说,“过去我们一人管一个计划,现在按产业线来分工,一人抓一两个产业线,不仅要了解事,还要了解人,由此建立起一个支撑产业线发展的专家体系。如今,全省农业领域已组建9个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由产业创新联盟的专家对全产业链设计提供联动解决方案。”

培育和提高系统管理能力,在湖北省科技厅已形成共识。一批具有较强全局观、精通业务的科技管理者正成长起来,他们和科技人员携手创造着湖北现代农业的未来。

据统计,两年多来,在示范基地建设方面,共计2236名技术人员参与了创新活动,开发和试验示范新技术、新模式336项次,申请专利166项,制定产品标准和生产技术规程414项,开展技术培训达47万人次。在示范企业建设方面,共计5964名科技人员参与企业研发活动,开发新技术、新产品681项,审定企业技术(产品)标准525个,申请专利469项。示范企业工业总产值平均增幅达到35%,利润由2008年年底的15.8亿元增加到2009年年底的20.7亿元,增幅达30%。

王延觉信心十足地说:“只要坚持走下去,引导科技资源持续不断地向农业农村一线聚集,我们的农村经济将会焕发出无穷的活力。”

  关注度: 797   Baidu: 3   360: 0   Google: 0   其他: 0

推荐您可能感兴趣:

返回顶部
二七加盟网 | 添加收藏 32490324 | 联系方式见首页
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有少量转载,如有涉及到虚假、侵权、违法等信息,请联系我们。
版权保护:本站原创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