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安全和农产品诱惑 外资频频投身于养猪业

人气 1008   2011-3-25 10:10

《浙商》杂志从汹涌的次贷风暴中全身而退的高盛,这次在中国将一枚“鸡蛋”放到了“猪圈”里。而且,它还把手伸向了浙江养猪业。

  外资频频把手伸进养猪业

8月底,浙江省养猪协会的会员单位们碰了个头,希望政府动员全省的企业,包括生猪养殖与肉类加工企业联合起来,一起来研究如何面对外资进入的事情。

此前有消息传出,美国投资银行高盛与绍兴最大的生猪养殖企业天天田园生态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天田园”)有过接触,商讨收购后者建在江苏邳州的瘦八戒养殖公司。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最终他们明确地拒绝了高盛方面的询盘。

不仅仅在浙江,高盛的资本已经开始了对国内多个生猪养殖重点地区的布局,他们斥资2亿-3亿美元,在湖南、福建一带一口气全资收购了十余家专业养猪场。在福建,包括福州、南平、龙岩在内的全省生猪三大产区共有5-6家养猪场拱手易主,这些养猪场大部分属于福建的省、市生猪直控基地。

“高盛”与“养猪”这绝对是一个两个极端的组合,也许有不少观察者直到高盛真正出手,才会将两者在逻辑上联系起来。

尽管现代农业是一个很好的概念,但高盛这样的国际大行却在中国进入养猪这样的传统行业,还是让业内外人士有些意外。其实,早在2004年,高盛就入股了肉制品企业雨润集团,2006年更以20.1亿元将中国最大食品企业双汇集团收入囊中。如今,它正从肉类加工向上游爬去。

高盛以外,德意志银行面向全球发行了“德银DWS环球神农基金”,这个基金投资于以农产品为主的食物产业链条上各个环节的不同企业,其中,相当一部分资金投向中国。此外,德意志银行还直接与国内养殖企业碰头谈论收购事宜。

除了直接收购养殖厂之外,外资进入的另一种方式是通过注资或收购饲料企业扩展市场。艾格菲是一家在美国上市,以动物营养饲料开发为主的公司。目前它已经在中国全面收购了百世腾、汇杰、禾杰等著名饲料企业,并将中国总部设在了产猪大省江西。目前,艾格菲旗下的百世腾公司成立了专门的养猪事业部,在上海、江西、广西、福建四地全资收购了26家养猪场,年出栏可达50万头,他们的目标是在年底前达到100万头。

养一头猪能赚三四百元

显然,吸引高盛最表面、最直接的因素在于这两年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来自餐桌上的压力:猪肉价格。

2006年下半年以来,多个地区生猪及猪肉产品价格创下10年来的新高。按照农业部提供的数据,每头生猪的纯利润约为200元到300元。而《浙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一估计只能算保守。天天田园副总经理邢旭赞介绍,浙江作为生猪消费区域,这个数字能达到300元-400元,对于一些有品牌的生猪来说,每头的利润能达到600元-700元,甚至800元以上。

2007年是生猪养殖的丰收年。全年浙江省生猪存栏1256.13万头,其中能繁母猪存栏112.08万头,累计出栏肉猪1976.50万头,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2.24%、28.72%和3.94%。

与此同时,养殖结构也在优化之中,散养户减少了23.87万户,年出栏万头以上猪场则达到129个,比上年新增11个;规模养殖比例达73.57%,提高了2.11个百分点。

猪价的高企在吸引外资的同时,也让其他领域的资金看到了其中的利润空间。浙江省养猪行业协会会长、浙江加华种猪有限公司董事长华坚青介绍说,不少原本在房地产、制造业、化工等领域打拼的浙商也进入了这个行业。

浙商养猪的多元化样本

宁波杭甬高速公路慈溪连接线一级公路,其中两个合同段由浙江恒立交通工程有限公司承包。顺着这条路往北到慈溪,坐落在山间的宁波慈龙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慈龙”)大门口,凌晨时分,出栏的猪装车完毕后被运往宁波等地。不了解内情的人很难想象,这两家公司同属于浙江恒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

“我们公司在宁波鄞州等地的基建领域已经做了很多年,但这一行业的竞争也相当激烈。于是,慈龙畜业就成了公司长期发展与多元化的一个尝试。”恒海投资公司办公室主任干莹莹介绍说。

慈龙畜业投资额2300万元,2005年6月成立时年出栏达2200头生猪,并于2007年扩充至年产2.2万头。“我们已经是慈溪市的农业龙头企业,目前正在申报宁波市级农业龙头。”干莹莹说,“现在制约进一步发展的主要问题就是再扩张的土地来源:一方面是企业周边空地已经不多,另一方面获得批地也有一定的难度。”

作为生猪养殖方面半路出家的企业,慈龙的跨行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刚开始的时候,一年下来总账一算结果是亏损的。“初期的投入是较大,比如招聘技术人员、引进水源、粪便无害化处理、疫病防控等等。不过到现在收入已经弥补上了亏损。”

  养猪的投资瓶颈和风险

目前养猪收益可观,这是事实,但必须看到,这个市场是有波动的。浙江省农业厅畜牧管理局副局长戴旭明提醒准备进入这个领域的浙商,对养猪业不要盲目乐观。这种波动所带来的忧患意识在华坚青的言语里也体现得尤为明显。“别看现在过得还挺滋润,我们预计到下一步就会有比较大的风险出现,时间可能就在明后年。”他的依据是,前两年的肉价高企,吸引了众多其他领域资金的介入,全行业的发展速度是比较快的。供给可以扩充,但需求在短时间却有一定的限度,等到行业饱和之后,抗风险能力就会成为往后企业的竞争所在。“中小规模的养猪场明年就可能有危险。”

邢旭赞表示,就是现在,没钱赚的猪场也是有的,很大的一个原因便是没有做好疫病防治。

“养猪的用地审批比较严格,主要是担心环保问题。目前为止,养猪的污水量还比较大,要达到理想水平有一定难度,污水处理始终是一个头痛的问题。对于刚进入这一行业的企业,生产管理是关键。生猪是‘活口’,出生率、死亡率这些都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并不像不会动的工业品那样可以控制。”

另外养猪的生产周期也相对较长,有一年半到两年时间,这就意味着投资回收期很长,对资金量的要求也相应地水涨船高。因此看似简单的养猪,要做成规模化、高效益,也并非谁都能玩得转。而从养猪行业协会反馈的信息来看也证实了这一点:目前浙江省介入生猪养殖的大多是资金实力雄厚的大企业,且一干就是大手笔。

而与许多浙商亲力亲为不同,以高盛为代表的外资在全资收购养猪场之后,并不亲自经营,一般都是转手给他人承包,自己只控制最为敏感的价格部分。这样的操作手法,避免了被经营上的细节牵扯过多的精力,一旦行情恶化也更容易从中抽身而去。这种资本运作的手法正是目前浙商所缺乏的。

如今,浙商养猪业已经正面面对外资的竞争。由于猪肉消费与运输方面的特性,生猪养殖有一定的市场区隔。一个企业在整个国内市场形成垄断绝非易事,但如果拥有了一个区域市场5%-8%的份额,即能够左右市场,获得价格上的控制力或影响力。“只要外资重点拿下一个养殖大省,那还了得,就完全取得了在当地的话语权。”华坚青告诉《浙商》记者。

华坚青认为,抵御外资对产业链的清洗,政府更应该负起责任,因为政府在土地审批、反垄断审查、行业指导限制等方面拥有绝对的强势地位。

“现在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猪肉会重走当年大豆、油脂价格被外国操纵的老路。”华坚青说。

原浙江省农村办公室副主任,“三农”问题方面的专家顾益康则表示,浙商新进资本应该去做加工、物流、连锁、科研等产前产后环节,而不只是做养殖大户。这样会加强我们本土企业在这部分重要的配套环节的实力,而这也是本土养猪业反守为攻的一条道路。

  关注度: 1008   Baidu: 3   360: 0   Google: 0   其他: 0

推荐您可能感兴趣:

返回顶部
二七加盟网 | 添加收藏 32490324 | 联系方式见首页
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有少量转载,如有涉及到虚假、侵权、违法等信息,请联系我们。
版权保护:本站原创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 Inc. All Rights Reserved.